多元视角与中语言符号学:再现叙事与符号书写

  动画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符号系统,并且是“创作者”与“接受者”之间交流的一种特殊语言。如今,不同观念表达、不同材料运用、不同美术风格、不同拍摄手法以及不同叙事方式已成为当代动画艺术的新型语言,并且构建了独特的符号系统。

  动画语言具有“可译性”特征,是能够翻译它以外的符号的符号体系。由此看来,语言符号学与动画相结合的研究基础早已存在。动画一方面是诠释语言符号的工具,另一方面,它本身的特性和表达方式反映了语言符号学的深刻内涵。作为特殊符号系统的当代动画艺术,依据语言符号学的理论方法,可以分出四个基本层次:视觉元素—听觉元素—镜头—戏。这四个基本层次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对动画语言的研究过程中,探索其相互关系也至关重要。四个基本层次间的相互关系同样可以根据语言符号学理论将其分为三层:

  一是语构关系。这个关系以当代动画符号体系内部符号与符号之间的结构关系为中心。
  二是语义关系。这个关系以当代动画符号体系内部的符号与符号所表示的客观事物之间的关系为中心。
  三是语用关系。这个关系以当代动画符号体系内部使用符号与创作者和观者之间的关系为中心。

  这三层关系的研究是探索当代动画内部之间切分和集成的过程;是由内而外、抽象到具体的过程;是去杂取精、局部到整体的过程。语言符号学研究的对象是本体、主体、客体。对于当代动画而言,是作品、创作者、接受者。由此可以看出,当代动画研究的首要范畴是“再现叙事”和“符号书写”。

  按照语言符号学的指称、主体观、双喻观、象似性、标记性等问题的研究,再现叙事不是模拟可视现实,而是再现创作者通过当代动画语言认识物质世界的映象、反映;符号书写不是刻意去遵循某种逻辑思维模式,而是依据符号的自身构成及其意义要素之间的关系来对当代动画进行自然解读,从而最终揭示符号的本质。
  再现叙事与符号书写融合了语言符号学对当代动画的解读,以具体的作品作为案例,运用语言符号学的术语、工具及分析方法,将当代动画符号体系与主观客观世界的关系进行了一次梳理和分析。
  认识当代动画类似对于语言和社会生活的认知,可以开拓到索绪尔的能指和所指。其中能指是动画中的结构,所指则是动画的功能;结构又是动画中的叙事框架,而功能则是多元化的写作手法,它们诠释了在语言符号学中对于叙事与写作的意义所在。语言符号学是对于动画作品进行科学性、理论性的探究,它将动画作品中那些仅能利用想象才可触及到的意象通过符号带入到结构的认知中去,再现了新的叙事与书写。在本章中,首先是对于动画叙事的探讨,叙事是动画作品中的结构框架,它是语言结构的能指,是最直接最具象的表现方式。在叙事的符号风格上,以卡洛琳·丽芙所擅长的对比叙事为主。卡洛琳·丽芙的叙事风格都具有极强的符号特征,犹如刻画了许多不同边角的多边形图案一样。例如她在《两姐妹》中所呈现出的O形空间,又或者《街道》中的平行叙事,一静一动、黑白分明,这些都充分表现了卡洛琳·丽芙对于符号叙事的高度灵敏与感性;再者是对于叙事整合方式上的分类,最具代表性的是《弗兰克的电影》,它将叙事等同于符号词语的整合,又将符号通过组合与聚合的方式拼凑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叙事符号。《弗兰克的电影》在叙事的整合上是具有革命意义的,它就像把一个完整的字每笔每画拆散之后再重新组合结构一样,打破了常规,但又具有独树一帜的风格特征;除了叙事之外,符号书写则是以作品自身要素的修辞学范畴来解读,既是对动画语言内涵的诠释,也是对于客观喻体外延的置换,两者缺一不可,它解释了每一个动画符号隐喻和换喻的意义。如在《两姐妹》中的“抽屉里的镜子”,文中对于镜子除了本身的标志意义外,也给了它写作的隐喻意义,解释了镜子在现实与精神世界的内在冲突;相比内涵,符号的外延是写作行为所延伸出的意义,例如载体、印记、标志、指令等等。它们在动画中更多地是给予了邻近的延伸关系,其意义类似于符号中的换喻。
  通过语言符号学的理论分析当代动画艺术,依据当代动画基本层次的三层关系,从创作者入手,以作品为核心点,推进接受者的介入反映,不仅让读者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品读当代优秀动画作品,让当代动画有了一个完整的语言框架和新型的向量标码;而且能在一定广度和深度上促进动画和语言符号学的研究,推动它们本身的发展与完善;更为重要的是,能实现两者的交叉融合,开拓一个新的研究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