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与女性:缺失的反思-创视动画

动画与女性:缺失的反思

  女性主义作为一种理论视野和批评方法,已经渗透到人类学和社会学的许多领域。同时,由于文化的全球化和多元化,女性主义理论变得越来越具体。女性主义文学和影视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然而三维动画制作领域对女性主义的深入研究几乎是空白。国外在这一角度对动画的研究最著名的是珍妮皮宁的《女性动画概述》,但目前国内还没有找到翻译。在西方,女性主义研究在历史上是伴随着女性主义运动而发展的,而中国女性主义研究的发展却没有女性主义运动的背景,动画领域的女性主义研究处于空白和缺失之中。

  女权就是女权。在汉语中,女性主义和女权主义有不同的翻译,但在使用时,旨在解释不同历史时期侧重点的差异。早期女性主义之所以被称为“女权主义”,主要是为了争取女性的社会权利和地位,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争取男性已经拥有的东西。表面上看,这种本质上的区别并没有体现在这个英文单词上,但人们可以从“女性气质”一词逐渐被上述概念依次取代这一事实中看到变化。自五四运动以来,这个词在中国被翻译成“女权主义”。近年来,随着西方女性主义理论的发展,我国许多女性主义研究者意识到“女性主义”翻译方法的不足,没有体现出“女性主义”一词的丰富内涵。女权运动不是简单的在爱女人中争取女权,而是试图改变男人的地位。因此,将女性主义转变为“女性主义”得到了大多数研究者的认可。

  女权主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的古希腊,但直到18世纪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女权主义作为一种政治运动和社会思潮才开始在欧洲兴起。18世纪以来,西方女性主义主要经历了两次浪潮,从而逐渐摆脱了传统的反对男性霸权的浓厚政治氛围。“女性主义”研究开始与众多社会科学相结合,进入多元化发展时期。女性主义是在20世纪初新文化运动后传入中国的。其实对于中国来说,女权主义可以称得上是舶来品。传统文化中的伦理道德对女性的巨大束缚,使中国缺乏女性主义的肥沃土壤。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可以说为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思想注入了新鲜血液。以“男女平等”为核心内容的女性主义思想传入中国,随之而来的五四新文学运动响应“个性解放”的口号,体现了时代的烙印。新中国成立之初,“男女平等”被写入新中国的第一部宪法。然而,妇女政治地位的提高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妇女的弱势地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政府在有关妇女的法律法规中更加重视妇女的生理和生殖特征以及作为弱势群体的特殊保护。法律法规中对女性的各种特殊“命名”,将妇女儿童列为保护对象,无形中加深了女性作为弱者的形象。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的女性主义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的“性别平等”也走出了沉重的政治意义,“女性主义”也成为中国学术界的热门话题之一。女权主义学者以个案的方式解读各种特定的媒体文本。文本的作者在通过文字和图像符号构建文本时会有一个意义中心,读者在解读文本时会获得一定的消费感和情感释放。女性主义视角下的媒体文本研究往往涵盖广告、肥皂剧、女性杂志、电影和言情小说等特定类型,以揭示女性在媒体文化中的呈现。